jing520

頭-皮-真-菌:

迟到一天的生日快乐  ( °༥° ) 

第一次在章子上铲平留白 - - 

铲完发现好多东西不见了 哈哈哈哈哈哈哈 

最后:P成伪扫描版- -

晚笙之湫:

事实上我没看完X战记

而且严格来说 算不上怀念

但是clamp太太们的风格一直是挚爱

所以新年啦 刻了个大红色(已经看不出红色)的章子

神威  刻到后期就懒了 很多是应付了事= =

年尾了开始大扫除回老家什么的 赶现在还有空闲刻完就算了(喂!求认真

痛痒:

用了从日本扛回来的真·日皮,手感真的好到没话说。刻这个章的过程中多次被帅到手抖,所以平留白简直虐哭......不管怎样老王中考加油~等你出关碾压众阿姨~

【卷黑】命中注定6

白茔:

又想起来视频里的一个梗,趁脑洞热乎写了。
abo,与真人无关!


卷毛愣了一下,拔腿就追。
谁能告诉他是怎么回事?
纯黑这家伙是白痴吗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,就这么跑掉算什么?
身为alpha的自尊心作祟,卷毛有些怒了。
他追着那个纯黑色的身影,七拐八拐地跑进了旁边的一个高档小区。
可谁知这家伙简直溜得比猫还快,每次眼看着快要追上,就看他一下灵巧地消失在了下一个拐角。
这不能怪卷毛,人生地不熟的,要不是凭借着个儿高跑得快的体力优势,早被纯黑甩开了。
特别是当纯黑又一次消失在拐角,而后彻底失去踪影。
卷毛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纯黑躲在小区绿化的某个装饰墙后面。
他一手撑着墙壁,大口喘息着,随后懊恼地一拳打在了墙上。
自己为啥要作出这么白痴的举动?
难以置信,居然在大街上来了一出追逐战,虽然他们以前也没少在游戏里干这种事,纯黑仍然觉得非常地…羞耻。
不知怎么的就失去了冷静,自己难以抑制地想逃走,随便去哪都好,只要离开那个人的视线范围。
这么想着有好一会儿,纯黑的气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,他叹了口气,跑得一身汗身上湿湿的不太舒服,回去又得换衣服了。
他摇摇头,一迈腿准备离开,就被一双大手从背后抓住肩膀,一下翻了过来,按在墙上。
纯黑倒吸一口冷气。

卷毛仗着身高优势,略微俯身,死死盯着眼前那张由于长期宅家比妹子还要白一些的脸。


那张脸上还挂着嘲讽的表情,不过眼神里暴露了一丝不安。
“你跑什么?你跑什么?”
卷毛剧烈地喘息着,试图把气顺匀了。


他突然感觉纯黑挣扎了一下,便下手重重地把他往墙上压得更紧,浅棕色的眼瞳里能明显看到瞳孔在缩小,就像看到猎物逃跑一样的反应。
“再跑,信不信我直接上了你?”

纯黑被以一种如此尴尬的姿势按在了墙上,却还是不堪示弱地瞪了回去。
他有点脚软。一方面是刚才跑的,另一方面他闻到了卷毛不小心散发出来的少许信息素味道。
很好闻,但他之前闻过,所以一下就警觉起来。
纯黑用一种平时很难听见的,淡漠而严肃的语气开了口。
“你说什么呢。”

卷毛一下就放开了死死按着纯黑的双手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上的卷发。
“呃不如我们一起去逛电子城吧?好不容易来一趟…”

Vitamine C*4:

这两天会特别想吃马卡龙。
明知道自己并不爱吃。
这一定就是“作”了。笑。

c-TU:

年终章,圣诞快乐♪

-图源:W.F.Hopson版画藏书票作品

-关键字:霍普森藏书票

妃孖妈妈:

原先做好的樱桃项链被领养走了,于是又做了2个。

一个大一个小。小的适合做别针,大的适合做毛衣链、发圈。

原来的浅色皮绳用完了,就用了深色的皮绳做枝条。


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1.4-17742742050.2.7wpUyN&id=16689953407

RAKUSAN^:

#橡皮章# #工藤新一# #怪盗基德#


这是一个拖了
好久.好久..好久...好久....好久.....
----的章

[貌似拖了半个月啊妈蛋!]
[而且印片敢再难看一点嘛!]